:::
最後更新 : 06/13

背景與目的

  「教學評量」是指由學生對於教師教學效能的一種意見回饋(studentratings or student evaluation ),是「教學評鑑」(Teaching evaluation instrument)的一部份。大學教師的教學評鑑,普遍包括:教師自我評鑑、同儕評鑑、行政人員評鑑、學生評鑑及校友評鑑五種方式個部份(孫志麟,2005)。本研究之教學評量即為教師教學評鑑中的「學生評鑑」部份。

  在高等教育及社會觀感的變遷,教學過程中師生互動要求,甚至所謂「顧客導向」觀念的滲入,學生評鑑教師的教學評量所扮演的角色及其結果所履行的功能益形重要。民國94年大學法修正後,其中第21條明訂「大學應建立教師評鑑制度,對於教師之教學、研究、輔導及服務成效進行評鑑,作為教師升等、續聘、長期聘任、停聘、不續聘及獎勵之重要參考」。自此,大學的教師評鑑制度依法建制,而學生對教師教學的「教學評量」也納為教師評鑑的項目之一。自此教學評量指標及評量結果的可靠性成為重要的課題。

  西方對教學評量研究已發表不少優異的評鑑量表,並且定期維護量表的品質(周祝瑛92)。黃孟樑(90)研究也蒐集分析了美國較著名的十餘種「學生評鑑教師教學」的評量表;但國內個一方面基於文化特性而無法有效充份的採用;而大學自主及教育體系的特定風格,尤其是各校校務間的低度互動,更難以訂定共同規範或合作發展量表,以及互相提供量表檢測的有效通道。因此即變各大學實施大學教學評鑑的現實環境雖已日益成熟,但仍有許多的困境。例如:「缺乏完整的教學評鑑制度,尤其是評鑑量表以供實施」(林珊如、劉燦樑,1995),又如:「大學教學表現指標的選擇不但過於簡陋,也欠缺理論依據」(孫志麟,2005)。此外,周祝瑛(92)也指出:國內大學試辦此種評鑑多未採行西方著有聲譽的量表,一般都自行設計評鑑題目以配合各校需求與教學文化,或者在設計評鑑量表時,未經信、效度檢驗進行的結果解釋,或以其結果逕行推論,極易出現無法自圓其說的狀況。

筆者有鑑於此,乃以玄奘大學為個例,以期經由實證分析,企求探知下列問題:
(一)  教學評量觀測項的適當性
1. 玄奘大學現行實施的教師教學量表與國內其他大學所採用的觀測項的異同。
2. 玄奘大學教師對現行實施的教師教學量表的認可程度。
(二)  教學評量量表的觀測效能
1. 教學評量表是否能夠反應教學效能?有無鑑別效力?學生是否有能力區隔教師教學的各個面向以進行評量?學生評量教學是否只是一種對教師教學的直覺感知?
2. 學生特質(如:年級、外求期待、學制、扣考與否)的不同是否會干擾評量結果,進而影響評量的公平性?
(三)  學生學習特性的影響
1. 學生學習特性對教學評量回饋反應的關聯?
2. 學生對教師的直覺評價、綜合評價與依賴性學習其待等學習特性的關係?

gotop